当前位置: 首页 >> 我们的头条 >> 神曲,琉璃神社,轩辕剑-卡通池-孩童的天空,有趣的视角-给你带来不同的新闻 >> 正文

神曲,琉璃神社,轩辕剑-卡通池-孩童的天空,有趣的视角-给你带来不同的新闻

2019年08月16日 14:22:09     作者:admin     分类:我们的头条     阅读次数:318    

提起小学,你能想到什么?

学区房!刷题!奥数!英语!点招!单科1V1!海淀!魔都!……

不不,小编说的不是这些,而是歌曲《幼年》里的那样: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要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教师的粉笔

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断

等候着下课等候着放学

等候游戏的幼年

……”

六年的小学日子是每个人的幼年中不可或缺的回忆。榜首次写作业,榜首次考试,榜首次上课间操,榜首次做值日,榜首次春游,各种有意思的同学,各种乖僻的教师,各种搞笑的童谣……

你的小学日子中都发生过什么有意思的事儿?

欢迎在留言区与咱们共享。

今天,咱们就来读一读大师汪曾祺笔下的他的小学。

《我的小学》

文/汪曾祺

1

我读的小学是县立第五小学,简称五小,在城北承天寺的周围,五小有一支校歌。我在小说《徙》的最初说到这支校歌。歌词如下:

西挹神山爽气,

东来邻寺疏钟,

看吾校巍巍峻宇,

连云栉比列其间。

半城半郭尘嚣远,

无女无男教育同。

桃红李白,芬芳馥郁,

一堂济济坐春风。

愿少年,披荆斩棘,

改日毋忘化雨功。

“神山爽气”是秦邮八景之一。“神山”即“神居山”,在高邮湖西,我没有去过,“爽气”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姿态的气。“东来邻寺疏钟”的“邻寺”即承天寺。这却是每天有必要通过的。这是一座古寺,张士诚便是在承天寺称王的。张士诚攻下高邮在至正十三年(一三五三),称王在次年。那时就有这座寺了。今后也没听说重修过(我没见过重修碑记)。这也便是一个一般的寺庙。一个大雄宝殿,三世佛;殿后是站在鳌鱼头上的南海观音;西侧是罗汉堂,罗汉堂有一口大钟,我写的《幽冥钟》便是写的这口钟;东边是僧众的宿舍和膳堂,廊子上挂了一条很大的木头鱼,画出蓝色的鱼鳞,一口像倒挂的满意云头的铁磬,木鱼铁磬从来没听见敲响过。寺古房旧僧白头,佛像髹漆都昏暗了。看不出一点张士诚即位称王的痕迹。他在什么当地坐朝的呢?总不能在大雄宝殿上,也不会在罗汉堂里。

△神居山风景图

图片来历:网络

校园的对面,也便是承天寺的对面,是“六合坛”。本来大约是祭六合的当地,但我从小就没有见过祭过六合。这是一片很大的空位,安下一个足球场还有充裕。六合坛四边有砖砌的围墙,可是除了五小的学生来踢球、跑步,可以说毫无用途。坛的四面长满了荒草,草丛中有枸杞,秋天结了许多红果子,咱们叫它“狗奶子”。

△野枸杞(俗称“狗奶子”)

图片来历:网络

“巍巍峻宇”,“连云栉比”,真实过于夸张了。一个只要六个班的小学,怎样能有这样巨大,这样多的房子呢!

校园门外的地形比校内高,进大门,要下一个慢坡,慢坡是“站砖”铺的。不是垂直的,而是有点弯,不知道为什么,咱们对这道弯弯的慢坡很有爱情。假如它是垂直的,就没有意思了。

慢坡的东端是门房,一起也是斋夫(校工)詹大胖子的宿舍。詹大胖子墙上挂着一架时钟,桌上有一把铜铃,一个玻璃匣子放着花生糖、芝麻糖,是卖给学生吃的。校园不许他卖,他仍是偷偷地卖。

詹大胖子的房子的对面,隔着慢坡,是大礼堂。大礼堂的用途是做“纪念周”,开“同乐会”。往常日子,是音乐教室,歌唱。

大礼堂的北面是校园。校园里花木不多,比较突出的是一架很大的“十姊妹”。我对这个校园留下很深的形象是:有一年咱们县境闹蝗虫,蝗虫一过,遮天蔽日,校园里遍地都是蝗虫,咱们见蝗虫就捉,到校园里用两块砖头当磨子,把蝗虫磨得稀烂,蝗虫太憎恶了!

校园之北,是教务处。一个很大的房间,两头靠墙摆了几张三屉桌,供教员备课,修改学生作业。傍边有一张相当大的会议桌。这张会议桌往常不开会,有一个名叫夏普天的教员在桌上画炭画像。这夏普天(不知道为什么,学生背面都不称他为“夏先生”,径称之为“夏普天”,有小看之意)在教员中有其特别处。一是他穿西服(小学教员穿西服者甚少);二是他在教小学之外还有一个副业:画像。用一个刻有方格的有四只脚的放大镜,放在一张相片上,在大张的画纸上画了经纬方格,看着放大镜,勾出铅笔细线条,然后用剪秃了的羊毫笔,蘸炭粉,涂出深浅浓淡。说是“涂”不大精确,应该说是“蹭”。我在小学时就知道这不叫艺术,可是有人家请他画,给钱。夏普天的画像真实仅仅营生之术。夏家原是大族,后来衰落了。夏普天画像,实非得已。过了好多年,我才知道夏普天是咱们县的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夏普天给我的形象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

2

教务处的北面是幼稚园。现在一般都叫幼儿园,我入园时叫幼稚园。五小设幼稚园是壮举。这个幼稚园是全县榜首个幼稚园。

幼稚园的房子是新盖的,一切都是新的,新砖、新瓦、新门、新窗。这座房子有点特别,是六角形的。进门,是一个宽阔亮堂的大厅。铺着漆成枣红色的地板,用白漆画出一个很大的圆圈。这圆圈是为了让“小朋友”沿着歌唱跳舞而画出的。“小朋友”每天除了吃点心,大部分时刻是歌唱跳舞。规则:上幼稚园的“小朋友”的家里都要准备一双“软底鞋”——一般的布鞋,可是鞋底是几层布“绗”出来的软底。

幼稚园的教师是王文英,她是咱们县里头一个从“幼稚师范”结业的专业教师。整个幼稚园只要一个教师,教歌唱、跳舞都是她。我在幼稚园学过许多歌,有一些是“表演唱”。我至今记住的是《羊羔儿乖乖》,母亲出去了,狼来了:

狼:

羊羔儿乖乖,

把门儿开开,

快点儿开开,

我要进来。

羊羔:

不开不开不能开,

母亲不回来,

谁也不能开!

狼:

小兔子乖乖,

把门儿开开,

快点儿开开,

我要进来。

小兔:

不开不开不能开,

母亲不回来,

谁也不能开!

狼:

小螃蟹乖乖,

把门儿开开,

快点儿开开,

我要进来。

小螃蟹:

就开就开我就开——(开门)

狼:

啊呜!(把小螃蟹吃了)

羊羔、小兔:

不幸小螃蟹,从此不回来!

别的还有:

拉锯,送锯,

你来,我去。

拉一把,推一把,

哗啦哗啦起风啦。

小小狗,快快走;

小小猫,快快跑!

(王教师除了教唱,领着小朋友唱,还用一架风琴配乐。)

幼稚园门外是一个游戏场,有一个沙坑,一架秋千,还有一个“伟人布”。一根粗大柱,半截埋在土里,柱顶有一个火炬形的顶子,顶与柱之间是铁的轴辊,柱顶牵出八条粗麻绳,小朋友各攥住一根麻绳,连跑几步,蜷起腿一悠,柱顶即滚动,小朋友能悠好多圈。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游戏器械为什么叫“伟人布”——或许应该写成“伟人步”。这种游戏大约是从外国传进来的。

在全班小朋友中我是最受王教师宠爱的。咱们那一班临结业前曾在游戏场上照了一张合影。我骑在一头木立刻。这是我榜首次留了一回立刻英姿(别的还有一个同学骑在一个灰色的木鸭子上,其他小朋友都蹲着,坐着)。

我脱离五小后很少和王教师碰头。我十九岁脱离家园,和王教师不通消息。她和我的初中国文教师张道仁先生结了婚,我也不知道。

一九八六年我回了一次故土,带了两盒北京的果脯,去看张教师和王教师。我给张教师和王教师都写了一张字。给王教师写的是一首不文不白的韵文:

“羊羔儿乖乖,

把门儿开开。”

歌声犹在,耳畔徜徉。

念平生美育,

从此培栽。

我今亦老矣,

白髭盈腮。

但师恩母爱,

岂能忘记。

愿吾师健康,

长命无灾。

这首“诗”使王教师哭了一个晚上。她对张先生说:“我教过那么多学生,长大了,还没有一个来看过我的。”张先生十分慨叹地一再说:“师恩母爱!师恩母爱!……”他说王教师告知他,我上幼稚园的时分还戴着我妈妈的孝。王教师不说,我还真不记住。

3

教务处和幼稚园的东面,是一、二、三、四年级教室,两排。两排教室之前是一片空位。空位的路旁边有几棵很大的梧桐,到了秋天,落了一地很大的梧桐叶。我很小的时分就知道“一叶落而全国惊秋”,并且不堪慨叹。咱们捡梧桐子。梧桐子炒熟了,是可以吃的,很香。

△梧桐子

图片来历:网络

往后走,是五年级、六年级教室。这是别的一个区域,不只由于隔着一个宅院,有几棵桂花,并且由于五、六年级是“高年级”(一、二年级是初年级,三、四年级是中年级),到了这儿俨然是“大人”了,不再是毛孩子了。

五年级教室在西边的平地上。教室外面是一口塘,塘里有鱼,常常看到有打鱼的来摸鱼,有时摸上很大的一条。从五年级的北窗伸出钓竿,就可以垂钓。我有一次在窗里看着一条大黑鱼咬了钩,心里怦怦跳。不料这条大黑鱼用力一挣,把钩线挣断了,它就带着很长的一截钓线游走了!

六年级教室在一座楼上。这楼是承天寺的旧物,年久失修,真是一座“危楼”,在楼上用力跳跃,楼板都会颤抖。可是它竟也不倒。

我小时了了。上一年回乡,遇到一个小学同班姓许的同学(他现在是有名的中医),说我多年都是全班榜首。他大约记住禁绝,我从三年级后算术就欠好。语文(初中年级叫“国语”,高年级叫“国文”)却是总是考榜首的。

我觉得那时的语文讲义有些篇是选得很好的。一年级最初虽然是“大狗跳,小狗叫”,后边却有《咏雪》这样的诗:

一片一片又一片,

两片三片四五片。

七片八片九十片,

飞入芦花都不见。

我学这一课时才虚岁七岁,可是现已可以感受到“飞入芦花都不见”的美。我现在写散文、小说所用的办法,或许是从“飞入芦花都不见”悟出的。

二年级课文中有两则谜语,其间一则是:

远观山有色,

近听水无声。

春去花还在,

人来鸟不惊。

谜底是:画。

这对培育儿童的想象力是有优点的。

我期望教育学家能收集各个时期的讲义,研讨研讨,汲取有利的部分,用之今天。

教三、四年级语文的教师是周席儒。我记不得他教的课文了,但一向觉得他真是一个纯然儒者。他总是坐在三年级和四年级教室之间的一间小屋的桌上修改学生的作文,“判”大字。他判字极仔细,不只仅在字上用红笔画圈,遇有笔画不正处,都用红笔纠正。有“间架”不平衡的字,则于字旁另书此字演示。我是仔细看周先生判的字而有所体会的。我的毛笔字稍具功力,是周先生砸下的根底。周先生十分喜欢我。

教五年级国文的是高北溟先生。关于高先生,我写过一篇小说《徙》。小说,天然有许多当地是虚拟,但对高先生的为人治学没有曲解。关于高先生,我鄙人一篇《初中》中大约还会说到,此处从略。

教六年级国文的是张敬斋。张先生听说很有学识,可是他的知名却是由于老婆长得美丽,外号“黑牡丹”。他教咱们《老残游记》,讲得绘声绘色。我留下形象最深的是大明湖上的对联:“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这使我对济南十分神往。可是他讲“黑妞白妞平话”,文章里说到一个湖南口音的人发了一通谈论,张先生也就此发了一通谈论,说:为什么要说“湖南口音”呢?由于湖南话很蛮,俗说是“湖南骡子”。这真实是没有根据。我长大后到过湖南,从未听湖南人说自己是“骡子”。外省人也不叫湖南人是“湖南骡子”。不像外省人说湖北人是“九头鸟”,湖北人自己也供认。或许张先生的话有证可查,但我小时分就觉得他是胡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张先生的“歪批”总也忘不了。

4

我在五小颇有才名,是由于我的画画很不错。教咱们图像的教师姓王,由于他有一个口头语:“比如”,学生就给他起了个外号:“王比如”。王先生有时带咱们出校“户外写生”,那是最叫人快乐的事。常去的当地是运河堤,由于离校园很近。画得最多的是堤上的杨柳,用的是六个B的铅笔。

一九九一年十月,我回高邮,见到同班同学许医师,他说我从前送过他一张画:只用大拇指蘸墨,在纸上一按,加几笔犄角、四蹄、尾巴,就成了一头牛。大拇指有脶纹,印在纸上有牛毛作用。我三年级时是画过好些这种牛,后来就没有再画。

我对五小很有爱情。每天上学,暑假、寒假还会想起到五小看看。夏天,处处长了很高的草。有一年寒假,大雪之后,我到校园去。大门没有锁,悄悄一推就开了。没有一个人,连詹大胖子也不在。一片白雪,万籁俱静。我一个人踏雪走了一瞬间,心里很感伤。

我十九岁离乡,六十六岁回故土住了几天。我去看看我的母校:什么也没有了,承天寺、六合坛,都没有了。五小当然没有了。

这是我的小学,我亲爱的,亲爱的小学!

九九二年八月六日

载一九九三年第六期《作家》

——本文节选自《把普通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汪曾祺 著

《把普通的日子 过得有滋有味》

以极简、高雅、温爱为主题规划

调配汪曾祺字画真迹

本书是汪曾祺以爱为主题的散文精选集。除经典名篇《人世草木》《葡萄月令》《食道旧寻》外,还完好录入《名优逸闻》《口味·耳音·爱好》《人之所以为人》等篇目。

END

本期责编 小壮

除非特别注明,本文『神曲,琉璃神社,轩辕剑-卡通池-孩童的天空,有趣的视角-给你带来不同的新闻』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平台、QQ空间以及其它朋友推荐等,非本站作者原创。 本站作者admin不对本文拥有版权,如有侵犯,请投诉。我们会在72小时内删除。 但烦请转载时请标明出处:“本文转载于『卡通池-孩童的天空,有趣的视角-给你带来不同的新闻』,原文地址:http://www.katokoichi.com/articles/3976.html